校园资讯创业交流动漫资讯灯饰资讯影视头条大数据it资讯女性话题旅游资讯面试技巧心情说说体育资讯 更多

龙器第25-26集剧情详细介绍

2020-08-01 05:44:19 来源:爱帝资讯网

龙器第25集剧情介绍

  宾客陆陆续续到来,贺礼也是接连不断,金家门前车水马龙热闹非常。常局长特意带来结婚证书做贺礼,只要玄策和嫣然在上面签了字,就算是合法夫妻了。常头带张纸贺礼,陆将军不含糊,出手大方。他除了来贺喜,还有一个目的就是看儿子。虽然力子不肯认他这个亲爹,可阻止不了陆天林来看他。金四爷一听大魔头陆将军赏识力子,哪有不让力子坐陪的道理。力子千不肯万不愿,也只能坐在陆天林身边。有了雨涵的教训,陆天林也不强求力子相认,来日方长。

  宾客到齐。花九爷嘴皮子利索,自然由他主持。一对新人从屋里出来,接受众人道贺。大家都在鼓掌,只有力子愁眉苦脸。坐在边上的陆天林这才知道儿子竟然喜欢金家大小姐,昨天在陆府闹出那些事,原来都是源于此。等金四爷说完话,常局取出结婚证,只等新人在上面签字。嫣然爽快就写上了自己的名字,玄策却迟迟落不下笔。

  这时陆雨涵身着那身红裳袍,田丁跟在她身后来到了金家门前。在场宾客都是大吃一惊。嫣然见雨涵一出现,玄策就像没了魂似的,情急之下抓起毛笔在结婚证书上签下了玄策的名字。她以为这样就能打消雨涵的念头,却不想弄巧成拙。雨涵也拿出了份火烧过的结婚证书。虽然四周有焦痕,可秦玄策和陆雨涵的名字清清楚楚,上面还有秦元龙和陆福林签名证婚。这下一旁的常局犯了难,从哪方面来讲秦陆二人才是合法夫妻。连陆天林也不敢造次,上面有陆老爷子的姓名,他哪敢撕毁。当年秦陆两家订了娃娃亲,雨涵四岁就嫁给了玄策,之后只是补办仪式。常局在这么多人面前不敢枉法,只能当众宣布玄策和嫣然的证书无效。

  玄策终于放下了心理包袱,直言早已想起曾与雨涵成亲。事到如今,唯有对不住四爷和嫣然。嫣然伤心欲绝,拉着玄策不肯放手。金四爷知道多争无宜,只有狠下心拉过女儿,把玄策赶出门。玄策跪地磕下三个响头,算是报答金家救命之恩和养育之恩,然后拉起雨涵的手走向大门。

  陆天林还想耍横,取消女儿和玄策的婚约。没想到雨涵更狠,当着众人的面断绝父女关系。在场所有人,本是来见证桩喜事,却看了这么一出,也都是大跌眼镜,说不出话来。恐怕只有田力能笑得出来了。

  经历了白天的事,两家人都不会开心。不仅嫣然,金镶玉里,玄策和雨涵也是相视无语。陆天林大口大口的喝着闷酒,喝多了把气撒在了四爷头上,又翻出陈年老账。金四爷一怒之下拍案而起,痛斥陆天林没看好自己的女儿,闹得金家颜面尽失。陆天林这粗人,说不过理就掏手枪。田力上前阻拦,可枪支走火差点把田力崩了。金镶玉那也听到了枪声,田丁跑来查看情况。

  幸好田力并未受伤,陆将军再也凶不起来,只好离开金家。刚出大门,对面玄策和雨涵跑了过来。玄策以为陆天林在金家行凶,不由分说就上前质问。陆天林此时正有火没处撒,又掏出手枪对着玄策。这次玄策也是急了眼,打落手枪就和陆天林打了起来。陆天林行武出身,哪能打不过个只会雕玉的小子。可雨涵从地上操起手枪就对准了老爸的后脑勺。她也猜出是老爸在背后捣鬼,可事情已经过去,再闹下去没有任何意义。以后大家各过各的日子,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
龙器第26集剧情介绍

  自从玄策离开后,嫣然一直无精打采。只有回忆和傻蛋一起在新疆的日子时,才恢复一点生气。金四爷知道应当像以前玄策对雨涵那样,要让嫣然彻底死心才行,否则这样下去嫣然一定会出事。他狠下心大声告诉女儿,傻蛋已经死了,现在只有秦玄策。嫣然只觉得有把刀插进了心里,还不停的搅动,一下晕倒在地。大夫把过脉后认为嫣然是心病,需静心休息。田力主动担下了照顾嫣然的责任。

  玄策学会体量别人,觉得自己害得雨涵父女不相认,又辜负了金四爷。这本来是好事,可现在雨涵巴不得他像以前秦家少爷那样没心没肺,抛去这些不必要的负担。玄策心里的结实在解不开,只想一个人静静。连田丁都看不下去,玄策再这样不明不白的,只会让两们姑娘越陷越深,最终发展到你死我活的地步。雨涵不想再逼玄策做出选择,反正已经等了八年,不在乎再等几天。她同意先和玄策分房睡。

  花九爷一大早为三太太买好了早点,还专门沏了壶茶。桌上仍摆着那副扇面画,花九爷有时就想,如果没这些事,说不定也能像玄策一样有个家。三太太还真希望能和花九爷一齐过安生日子,可总是事与愿违。石三来报,天津小皇帝那边已经把驻天津的事都交给了常贵,正是常贵经常派人监视拾翠阁。三太太气得一拍桌子,连桌上的茶杯都被震翻,茶水都洒在了画上。花九爷也想得开,反正想过安生日子,那也不用理会小皇帝把事情交给谁做。正好也能名正言顺的激流勇退,置身事外。

  玄策睡到快晌午才起来,田丁是无法理解,可雨涵却觉得忒亲切,就像找到了当年的秦家少爷一样。玄策随口说了几样想吃得早点,把田丁吓了一跳,一顿早饭就抵普通人家几天的伙食。雨涵也是没过过穷日子,以前在秦家不用担心钱,在石龙寨也是老二张罗钱的事,她哪知道赚钱的辛苦。逼得田丁没法子,就干脆和雨涵结这个月的工钱。算下来是二十大洋,柜上的钱扣掉这钱,也就只剩几个大子。陆大小姐终于知道了柴米油盐有多贵了。

  田力因办事麻利,被升为掌柜,与荀掌柜一起,一个管账,一个管主顾。田力穿上掌柜的衣裳,别提多得意了,嘴上对师父荀掌柜也少了尊敬。他看到田丁的菜篮里都是菜叶和玉米面,听到玄策和雨涵身无分文,嘴里幸灾乐祸。田丁看不惯弟弟这种德性,秦少爷和陆小姐对姐弟两人有恩,怎么能说这种话。田力根本听不进去,也就胡乱答应两声。回金玉轩时力子从身上拿出些钱,可田丁死活不要,她相信以秦少爷的本事,很快就能渡过困境。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。力子总听到别人说秦少爷有多大本事,如今连姐也这么说,心里不禁羡慕嫉妒恨。

  嫣然经过几天的休养,脸上有了点血色,也能下床走动,可就是总惦记着傻蛋。金四爷和荀掌柜都不知道该怎么劝,干脆向嫣然明言,以后不要再想着秦少爷的事。

  玄策和雨涵有生以来还是头一遭看到桌上只摆着青菜和窝窝头,连点油星都没有。当初盘这店的时候,雨涵真没想过要开张。本来有的两套机具,也是嫌占地方就扔了,气得玄策拍着桌子骂她败家。雨涵自知理亏,不敢争辩。一套机具要两百大洋,从不担心钱的雨涵这时也是傻了眼。

  三太太无意中发现,扇面画上被茶水浸润过的部分,隐隐透出一些纹路。花九爷听到三太太叫唤过来一看,知道这是一种西洋画法,在原先的画上刷水粉,然后在水粉上再作画。这下三太太就更搞不懂了,秦元龙为什么要这么做,难道他对自己的孙子玄策也有所隐瞒?经过花九爷一番巧手涂抹轻扫,一幅临摹北宋范宽的溪山行旅图显现了出来。与原画的不同就是多了一处小寺庙,寺门牌匾上写着“萱堂寺”。

  • 爱帝资讯网 版权所有
  • xasex.cn copyright 2014 - 2021